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笔趣阁 >> 鬼影实录 >> 61 鸦渡(完结)

61 鸦渡(完结)

陆远从来没拥有过眼下这样的深度睡眠, 他睡觉一直很浅,轻微的响动就会让他惊醒。

而这一觉,他却睡得很沉,那缠绕了他十多年的相同梦境, 在这一觉里走到了尽头。他轻轻地推开门,看到了那双手的主人。

“你回来了。”

他分不清这是肖雨的笑容还是七太太的,总之她正对着他微笑着,随着他迈进齐家院门的一瞬间, 周围的一切都黯然了下去, 消失在茫茫色夜里。

陆远不愿意再醒来,齐弘文已经离开, 他却不想再面对之后沉重的现实, 如果有可能,他希望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永远不要再睁开眼睛。

但他还是醒了过来,这就像被早已经定下的轨迹,无轮怎么样回避, 都躲不开。

“醒了?”孟凡宇沉稳的声音传来。

陆远偏了偏头,就像是无数次他在孟凡宇家睡觉醒来时的那样,他看到孟凡宇正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 抽着烟看他。

“嗯, ”他动了动身体, 这种运动过程的酸痛感他以前曾经有过, 只是这次更加强烈了, 他看看孟凡宇,“你……没事了?”

“你还有闲心管我呢,”孟凡宇起身过来,在他胳膊上捏了捏,“感觉怎么样?”

“累死了,”陆远闭上眼睛,“我以为我再也不用醒过来了。”

“你不愿意再醒过来了?”

“嗯,太累了。”

“会有你不再醒过来的那一刻的,”孟凡宇笑了笑,“他呢?”

陆远知道孟凡宇问的是齐弘文,他心里抽了抽,缓缓地吸了一口气,指了指自己的头:“他在这里。”

“他还是这么做了。”孟凡宇似乎松了一口气,坐在了床沿上。

“我该叫你孟凡宇……还是吴泽之。”陆远轻声问。

“那得先知道你是陆远还是齐弘文。”

陆远叹了口气:“凡宇,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了吧,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你手上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了吗?”孟凡宇没回直接回答,看着陆远手里一直紧握着的缚灵瓶。

“也许吧,”陆远抬起手,看着恢复了正常状态的瓶子,“苏墨的执念?恨?爱?”

“这是苏墨存在的唯一方式。”

“如果还给你,你会用它来做什么?”

“送走他。”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陆远坐起来看着孟凡宇,苏墨寂寞清冷的背影和充满着恨与不甘的眼神如同刻在了他心里一般,让他无法释怀,“他只是想……”

“陆远,他想要的东西已经没有了,齐弘文已经不在了,消失了,残存在你身体里你脑子里的,只是齐弘文的记忆忆和情感,而你不是他。”

陆远沉默了。

“苏墨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他从一开始不肯离开,就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孟凡宇的声音不带什么感□□情,平稳而地低沉,“血咒一旦施下,他就和那些因为他的诅咒而无法离开的人一样,经历同样的恨和痛苦。”

“这就是代价吗。”陆远的声音很低,几乎轻不可闻。

“陆远,苏墨和齐弘文,”孟凡宇站了起来,走到窗前,“不是我的敌人,我之所以用了近百年的时间想要送走苏墨,只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他们是我的朋友。”

“你是渡守。”

“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宁愿做为一个普通人,在他们离开后的某一天,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变老,死去,”孟凡宇嘴角挑出一个微笑,“没有什么事,比让朋友恨你更可怕。”

“你没得选择,对吗?”

“没有人告诉我可以选择,庞七一开始就没有对我说实话……所以,在我失去瓶子之后,我也同样不会让他选择。”

陆远看了看手里的瓶子:“这个是怎么到我手里的。”

“弘文想要,就给他了,”孟凡宇说得很轻松,就仿佛这并不是延续他力量和生命的东西,而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具,“至于怎么到的你身上,你自己应该知道吧。”

“我们俩能认识,不是偶然吧……”

“我必须跟着瓶子。”

“我明白了。”陆远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空。

“陆远,”孟凡宇笑了笑,这种温和的笑容,陆远十几年里看过无数次,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他觉得难以割舍,“没有人可以在一起呆了十几年而没有任何感情,我对你就算是在演戏,那也已经入戏了。”

“你是我的朋友,很重要的朋友。”

“我是可以为你去死的朋友。”

陆远理清了头绪了,看着站在窗边已经不再说话的孟凡宇,他下了床走过去,将手里的东西递到孟凡宇眼前:“拿去,送走苏墨。”

孟凡宇转过身来,却并没有接,只是盯着陆远看了很长时间才慢慢开口:“有件事,我想也许你还没有弄明白。”

“什么事?”

“苏墨被送走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事过去了,我该重新开始回到我正常的生活轨迹上,假期也到了,该回去上班了……”陆远突然想到什么,他看着孟凡宇,“你呢?”

“我?”孟凡宇又点了根烟,目光有些游离,“我自然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就是说,你也会走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也不完全是这样,我可以……在生死之间……送你一程。”

陆远扭开头,鼻子有点酸,他不想让孟凡宇看到他忽然之间有些发红的眼睛。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和孟凡宇会有这样的对话,会面临这样的隔着生死的离别,孟凡宇没有消失,没有死去,他一直在某个地方,自己却再也见不到他,哪怕用死亡做为代价,也只能换来轮回之前的那一刹那。

“这太残忍了……”陆远轻轻开口,“太残忍了。”

“我说的,你还没有弄明白的事,”孟凡宇拍拍他的肩,“你想听吗?你可以有选择。”

“是什么?”陆远迅速地回过头。

“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得到这个瓶子吗,缚灵瓶有很多,这并不是世间唯一的一个。”

“因为里面装的东西吗?”

“是的,这个瓶子里装过很多人的灵魂,很多爱,恨,不甘,但从来没有装过苏墨这样的灵魂……”孟凡宇眯缝了一下眼睛,“他不是普通人,本身就有超出常人想像的力量,我这么说你能懂吗?”

“你是说苏墨的灵魂很强大。”

“嗯。”

“然后呢?他的灵魂让这个瓶子与一般的缚灵瓶不同,那又怎么样?”陆远有些不解。

孟凡宇摸了一下陆远手中的瓶子,瓶子随着他手指的抚过发出一连串闪烁着的暗黄色光芒,他的手指一离开,光芒便消失了:“它能创造一个世界。”

“什么?”陆远愣住了。

“你有没想过,”孟凡宇看着陆远的眼睛,“你是一个从来都不存在的,你不存在,韩旭不存在,彭安邦不存在,你和你认识的所有人,都不存在……”

“这不可能!”陆远打断了孟凡宇,同样的话,齐弘文也对他说过,虚妄。

他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包括自己,这让他不仅仅是痛苦,而是难以忍受的绝望。

“你知道,人的大脑有多强大吗?”孟凡宇在床上坐下,靠在墙上,“如果有不愿意面对的现实,完全可以用强大的想像力给自己造一个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梦。”

“你是想说,苏墨就是这样?可是我是活生生的人,我们都是,怎么可能是苏墨梦里的人!”陆远有些激动。

“苏墨不是普通人,他当然不会去造一个梦,他怎么可能仅仅是造一个梦?”孟凡宇坐到陆远身边,“他造出来的,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有他恨的人,有他爱的人,最重要的是,有能让他实现计划的一切。”

“我听不懂,他如果有这样的能力,他去造一个世界让所有他恨的人死掉,让齐弘文活他,他们两人在那里生活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造出这样一个空间来!”

“他没有实体,齐弘文也没有……”孟凡宇按住陆远的肩膀,轻轻地捏了捏,“他们只是灵魂,只是某种精神力量,苏墨需要一个空间来一步一步实现他的计划,而无法做到直接拥有一切。”

“凡宇,”陆远有些艰难地开口,“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人?我的记忆,我的生活,我所有的痕迹,都是从来不存在的?我只是一个活在没有人知道的精神空间里的人?”

孟凡宇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搂住了陆远。

“你让我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我有喜怒哀乐,我有爱恨情仇!你现在告诉我,我只一个别人凭空想像出来的存在,你让我怎么接受……”陆远声音不控制地颤抖着。

“我不该告诉你这些,这是我唯一能选择的,旁观者或者是参与者,”孟凡宇抬起左手,将掌心对着陆远,掌心上触目惊心的黑色纹路已经开始发红,“我说得太多了……”

“这就是我的选择吗?”陆远握住孟凡宇的手,看着他,“选择是在这个虚妄的空间里继续生活,还是毁掉这一切?”

“是的。”

“如果苏墨被送走,那么由他的精神力量衍生出来的这一切不也就会随之消失吗?”

“这一切的中心不是苏墨,”孟凡宇指了指他手上的瓶子,“是它。”

“苏墨人呢?”陆远看着手里的瓶子。

“不知道,还在19号吧。”

“你还有多少时间,我是说……”陆远碰了碰孟凡宇手上的黑色线条。

“谁知道呢,也许一天,也许两天,也许下一秒,”孟凡宇笑笑,“我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

“你在这里等我回来,”陆远站起来,看着孟凡宇,“你答应我,在这里等我回来。”

“好。”

19号消失了。

陆远回到19号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废弃的水库,却也没有七家园子,陆远熟悉的一切都从眼前消失了。

他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棠花有些出神。满眼都是海棠,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海棠花香。齐弘文对于这种香味残存的记忆还留在陆远的脑海里,他几乎无法分辩这种熟悉而痛苦的滋味究竟是源于齐弘文,还是他自己。

“苏墨,你在吗……”陆远慢慢向这漫天的海棠走去。

身后伸过来一双手,轻轻缠上了陆远的腰。

苏墨的气息贴着他的脖子传递过来,陆远想回头,却被苏墨制止了:“别回头……”

“为什么,”陆远握住苏墨的手臂,“你要杀掉我么?”

“不用了……你已经杀掉了我……”苏墨轻轻笑了。

“你会走吗?”

“会的,我不得不走了。”

“我想看看你。”

“不要,我已经不是你见过的那个苏墨了,不要回头。”

苏墨的身体不再是冰冷的,而是带着暖暖的温度,就像第一次为他按腰时的那样温暖。

“对不起,”陆远闭上眼睛,“我知道你不想这样走。”

“我会……回来的……”苏墨的唇在陆远的脖子上轻轻点了一下,手滑开了。

陆远回过头,身后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苏墨,甚至随着他手的抽离,海棠花也开始渐渐变得模糊不清,花香淡去。

“都要消失了吗……”陆远站在原处,看着在他眼前慢慢溶进空气之中的事物,苦涩满心。

他走在中山路上,这里有他看了很多年的景色,店铺,商场,花坛,公园,熙熙攘攘的人群。

你们都是假的吗?和我一样,都是不存在的人……

陆远看着这些真实的,或笑着或怒着或淡漠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人,心里空荡荡的。他走进路边的一家药店,出示了工作证,买了一瓶药。

从药店出来之后,他平静了很多,既然已经决定了,不论是什么样的结局,都面对吧。

韩旭正蹲在院子里对着一盆快枯了的月季发愣,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来,眼睛一下瞪大了,扑到陆远面前,抓着他的衣领就喊:“你搞什么!你玩失踪也先给我打个招呼啊!哪都找不到你,电话还他妈关机……”

陆远看着一脸焦急的韩旭,有些心疼,伸手抱住他:“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哥你没事吧?”韩旭拍拍他的脸,“你可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啊。”

“不习惯么?”陆远松开韩旭,笑了笑,往屋里走去,“今天有安排吗?”

“没安排……你没事吧?你说要去找苏墨的,找了没?事情怎么样了?”韩旭跟进屋里,给他拿了罐啤酒。

“已经处理完了,”陆远接过啤酒,看着韩旭,“所有的事都处理完了,都结束了。”

“结……束了?”韩旭愣了一下,半天没明白。

“你别问了,我很累,现在不想说这些,我就想放松一下,你今天有没有安排,没安排我们出去转转,开车去你想去的地方转转。”

“……你真没事了?”

“嗯,去玩吗?”

“我想去爬山,当然是开车上去,我好久没有登高望远了……”

“走。”

这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山,站在山顶能俯瞰城市全貌。陆远和韩旭站在山顶的观景台上,看着在夕阳下闪着金色光芒的城市建筑。

“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到山顶,刚到这里的时候就想来,一直没有机会。”韩旭心情很好,站在观景台的栏杆上,冲着下面喊了一声。

“别摔下去了,”陆远扶着韩旭的腿,看着他脸上开心的笑容,一阵阵无法形容的悲伤涌了上来,“你掉下去我可拉不住你。”

“我说,哥,”韩旭低头看着他,眼睛里全是笑,“这算不算是那什么?”

“算。”

这是最后一次了。

韩旭无论想要什么,陆远都会陪他去做。爬山也好,看电影也行,哪怕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他都没有拒绝。

吃完宵夜之后,韩旭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你今天心情很好啊,陪了我一整天居然没有抱怨,要放在平时,估计早就烦死了要回去了吧。”

“开心么?”陆远笑了笑。他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他绝对不会拒绝韩旭的任何要求,而现在,他却只能忍着心里的痛苦,装做开心地看着韩旭。

“废话,腿都快断了还是很开心啊。”

“累么,送你回去吧。”

“不是该我送你么?”

“我去你那坐坐。”

韩旭坐在沙发上,看着陆远忙着给他煮果茶。他认识陆远这么久,第一次看到陆远这样,他是连面条都不会煮的人。韩旭觉得陆远肯定有什么事没有告诉自己,但也没有细问,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陆远煮好了果茶,看着酒红色的液体,他突然有些矛盾,但很快又压了下去,这不是我们的生活,不是属于我们的世界。他转头看了一眼韩旭,韩旭正在看电视,没有注意他这边。

拿在手里的药瓶有点沉,他想了想,倒了几片到果茶里,用勺子轻轻转着,看着白色的药片慢慢溶解在了水里。

……

“唉呀,你难得这么贴心一回,”韩旭躺在沙发上,眼皮直打架,“我居然困成这样……”

“今天转太多地方了,累了,你睡吧。”陆远坐在他身边。

“我真不知道怎么这么困,我平时熬夜也不会这样。”韩旭揉揉眼睛。

“睡吧。”陆远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轻轻地低下头去,吻在了韩旭的唇上。

韩旭睡着了,脸上很平静。陆远捏了捏他的下巴,轻轻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再见。”

陆远回到孟凡宇家时,屋里没有开灯,孟凡宇坐在沙发上,月光从窗外撒进来,铺在他的身上。陆远有一瞬间,觉得坐在那里的是苏墨。

“凡宇?”

“嗯。”

“我回来了。”

“你做出决定了?”

“是的,你早猜到了我会怎么选吧,”陆远笑了笑,“你太了解我了。”

“我这十几年就围着你过呢,怎么会不了解你。”

“我该怎么开始。”

“过来。”孟凡宇伸手左手,掌心向上,一丛小小的黑色火焰从他的掌心腾了起来。

“好漂亮……”陆远呆住了,这黑色的火焰像是能烧到他心里去,让他忍不住地颤抖。

“现在就可以了,开始吧。”

陆远走过去,从脖子上取下吊坠,看了孟凡宇一眼,把吊坠放进了他掌心的黑火之中。

“我觉得,我还是活过的,至少你能证明,我曾经存在过。”

“是的。”

“你会忘了我吗……”

“不会。”

“我会轮回吗?”

“会的。”

“那么……”

“我会在那里等着你,送你。”

※※※※※※※※※※※※※※※※※※※※

好吧,此文完结,我的第二个超过3万字的文圆满了。

我本来觉得一章完结就够了,但还是不小心写了这么多字,又懒得发两章了,所以,一章都发了得了。

谢谢能坚持陪我到现在的读者,谢谢你们。

这个文其实想写的还有很多,但是考虑到那什么的问题,所以把之前铺得很大的架子收了很多,只挑了一条主线写下来。如果你是个细心的读者,你也许会注意到我之前埋的很多线头和伏笔都没有扯清,请忽略吧,以后有机会,我再重新整理发过了。

有人觉得这个文和之前的文风差别很大,请原谅我如此精神分裂……

这文我写得比另两个都认真,但无可奈何的是,我真的从没写过复杂的东西,笔力有限,关于那个陆远做了十几年的梦,这是我自己的经历,当然,现在我已经不做那个梦了,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为了不让这个我觉得很好的故事继续崩坏下去,我决定就这样完结了,等日后我练出了写长篇的能力之后,那什么,再说吧……

六月前我会开新坑,轻松向偏重情节的坑。

这段时间专心存稿,有兴趣的姑娘可以抬一下头,点一下上面巫哲两个字,然后收藏一下,以便看到最新的开坑情况。

再次谢谢大家!

以上。

喜欢鬼影实录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0.com)鬼影实录新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鬼影实录最新章节 - 鬼影实录全文阅读 - 鬼影实录txt下载 - 巫哲的全部小说 - 鬼影实录 新笔趣阁

猜你喜欢: 不可方思红楼之花自飘零水自流江湖遍地是土豪入赘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前方高能不老桃花巧言令色快穿之历劫小妖精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穿越修真)误佛燕纪·锁香楼逆天神妃至上穿书后我成了女配的金大腿重返天问我的修仙之路徒弟反水后诚邀少侠断袖大帝的挑刺日常质女谁教春风玉门度病娇战神得哄着问鼎宫阙月东出帝妃惊天
完本推荐: 重生之神级学霸全文阅读韩警官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受益妃浅:腹黑世子痴傻妃全文阅读扫描你的心全文阅读魅王毒后全文阅读超级基因装甲全文阅读被逃生游戏BOSS偏爱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重生之贵女难求全文阅读论以貌取人的下场全文阅读重生攻略前男友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终极高手全文阅读她回来了全文阅读老师,太给力!全文阅读飞升大荒全文阅读遛2鬼全文阅读掌心宠爱全文阅读拳皇异界纵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职公敌斗破之开局魂二代万族之劫甜入心扉之八零小青梅自从我加载了金句系统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超脑太监开局我是项羽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王者风暴左道倾天诸天大佬我是王富贵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老姐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不灭战神承包大明神魔书我有无数神医技武道霸主问丹朱万古神帝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大医凌然我真不是魔神刺客之王电竞毒瘤集结营重生似水青春

鬼影实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鬼影实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鬼影实录txt下载手机版 - 巫哲的全部小说 - 鬼影实录 新笔趣阁移动版 - 新笔趣阁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