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笔趣阁 >> 夜色深处 >> Chapter 71

方谨整整吃了一年缺滋少味的营养餐, 各种海鱼轮番上, 吃得他都快变成猫了。

终于一年生存期过去, 顾远再带他去医院检查, 抽完血后方谨坐在楼下花园长椅上等候结果, 眼见一只黑猫叼着小鱼干路过,突然停下瞅着他。

方谨眨眨眼睛,一人一猫互相打量半晌。

片刻后黑猫说:“喵?”

黑猫用一种向准同类打招呼的友好态度,搔搔自己的耳朵, 然后叼起小鱼干走了。

方谨:“………………”

方谨转向满脸惊奇的顾远,突然悲从中来:“……早跟你说过吃太多鱼会基因突变!”

结果检查结果出来后指标一切正常, 远远超过很多同期病人,新来那年轻医生把顾远夸得心花怒放。

“咦,上次那高高瘦瘦戴眼镜, 一脸全世界都欠了他八百万的医生呢?”顾远环顾办公室一周, 幸灾乐祸问:“被投诉撤职了吗?看大门去了吗?终于被医闹打了吗?”

方谨立刻用力把他往门口拽, 同时作赔笑状指指顾远,又指指太阳穴,示意这人脑子有坑请不要介意。

“哦,这倒没有。”年轻医生愣愣道:“前辈说这年头行医风险大,没点护身的功夫不行,就停薪留职去少林寺进修了半年,回来升主任医师了。”

“………………”顾远表示:“我服。”

·

虽然术后五年不复发才能代表完全治愈, 但一年生存期是个重要指标, 说明方谨基本算移植成功了。

换言之, 终于可以吃好吃的了。

为了庆祝这个,顾远特地把张小萌助理请出来吃了顿饭,和方谨两人双双敬她酒。张小萌助理表示虽然顶级日料吃得很开心,被敬酒也很有成就感,但全程围观顾总和方副总你侬我侬实在是太虐狗了,于是吃完饭立刻头也不回告辞而去,临走前还愤愤幻想了一下把这俩捆起来架到火上烧。

顾远停车的位置离日料店有相当一段距离,两人便手拉手散着步,慢慢地走过去。街道上车水马龙华灯初上,温暖的晚风从发间掠过,十分的舒爽惬意;走着走着方谨手机突然叮咚一响。

顾远问:“怎么?”

“几个当初同期做手术的病友都是最近去复查,在群里说复查结果。”方谨把手机重新放回兜里,叹了口气。

“情况不好?”

“都还行。我只是想起去年几个没熬过排异期的病友……转眼都快一年了。”

顾远安慰道:“排异这种事很难讲的,都是各人天命,不能强求,别太伤感了。”

方谨却摇了摇头,“不能这么说。能不能找到配型骨髓是各人天命,但术后排异也有一部分要看保养和照顾情况……如果不是你,也许我现在未必能站在这里。”

他顿了顿,突然又笑道:“不,如果不是你,也许我好几年前就已经疯了。”

他很少说自己以前的事情,顾远也不会去问,总能感觉到方谨心里是有个结在那的。

但现在听这话的语气,又非常的释然,似乎那些疯狂扭曲的往事已经随着时光渐渐淡化,虽然不会完全消失,但偶尔触碰也不会再感到疼痛了。

“如果没有你我也早就死了,或者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提线傀儡,浑浑噩噩过大半辈子,所以现在说这些有啥意义。”顾远耳朵尖有点发红,不自在地动了动:“再说我哪有那么好。”

方谨望着他一笑。

红灯熄灭绿灯亮起,他俩手拉手穿过十字路口,川流不息的人群从身侧涌过。

“对了,”顾远突然勾勾小手指,笑问:“咱俩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快到了,你想要什么礼物?”

顾远对结婚纪念日简直有种谜之追求:早先他想把第一次求婚当做结婚纪念日,对此方谨虽然感觉怪怪的,但也不想反对,就回答说可以没问题;但紧接着顾远以“我觉得你语气太随便说明你对这个问题不上心你果然不够在乎我们的关系”为借口追着他吵了半天。于是方谨妥协了,他郑重表示亲爱的我觉得有点怪,不如我们把海滩婚礼那天定为正式的结婚纪念日吧!然后顾远又以“哦买嘎你果然不把我的第一次求婚当回事你简直残忍无情太冷血了”为借口狠狠日了他一顿。

方谨只能无语凝噎,表示自己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一切请老公做主。

于是被马屁拍开心了的顾远舔舔爪子,慈悲之心大发,说:“那么就海滩婚礼那天吧……第一次求婚没成功,确实不该算。”

虽然是第一次结婚纪念日,但要不是顾远突然提出来,方谨确实没什么感觉——他感觉跟顾远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每天都像纪念日。

但这话不能说,一说顾远尾巴立刻翘上天,待会就该拉他去车里嗨了。

“说啊,想要什么礼物?”顾远不满催促:“快说,托你的旺夫运,老公今年赚了不少钱,要什么包包裙子随便开口,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方谨嘴角微微抽搐,突然想起顾远某次沉痛表示自己没送过车没送过房,连包包都没给媳妇买几个,真不是个好老公,就反问:“你想送什么礼物?”

“哦,你选不出来。”顾远爱怜道,“要不我明天带你去香奈儿店里随便买吧,晚上再把老公精健强壮的肉体送给你,我看就差不多了。”

方谨立刻感激道:“我真是太爱你了亲爱的,要不咱们来点有新意的:明天我带你去爱马仕包包裙子随便买,晚上再把我的那啥……黄瓜送给你,你看怎么样?”

顾远:“……”

顾远如同被碰了菊花的大猫,立刻气势汹汹瞪视方谨,方谨不甘示弱回视。

两人在大街上一路走一路瞪,走到停车场门口,顾远突然灵机一动,得意洋洋威胁:“晚上想吃全鱼宴吗?”

方谨立刻闭嘴乖了。

·

结果两人一直没就纪念日礼物达成共识,最终只能约定各准备各的,最后互相给对方来个惊喜。

张小萌助理对此评价:“你们好烦。”

到纪念日前一天,顾远晚上下班收到方谨一封邮件,打开只有简短一句话,说去市中心某某公寓搬东西,叫他过来帮忙——顾远往隔壁办公室伸头一看,方副总果然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早退的。

那个市中心公寓,就是他们最早同居时住的,已经空置很久了。

正巧顾远今天推掉了所有应酬和商业活动,就没叫司机,自己一个人拿了钥匙开车过去。从电梯上去一层只有两户人家,顾远一进楼道,就闻到浓浓的食物香气迎面而来。

他打开门,骤然一个怔愣。

因为长久空闲而蒙在家具上的白布都敞开了,城市温柔璀璨的夜色从落地窗外一涌而入,客厅被温暖的烛光映亮,餐桌正中摆放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和闪闪发光的银质餐具。方谨正站在桌边,手持一只滋啦作响的生铁锅,小心翼翼把心形牛排倒进餐盘里去。

他抬头对顾远一笑,温柔地弯起眼睛:

“回来了吗,快洗手吃饭吧。”

刹那间记忆闪过脑海,一模一样的对话和场景从时光中逆流而来。

顾远内心被一股奇怪的温热和酸甜涨满了,他走到餐桌前,果然桌面上摆放着和那天晚上完全相同的前菜——焗大虾,香槟浸生蚝,红酒烩牛舌,甚至连烛台和玫瑰花都和记忆中别无二致。

所有细节都和第一次求婚的那个夜晚完美重合,只是他们两人的位置交换,这一次微笑站在烛光之下的,是无名指上带着婚戒的方谨。

“你……”

顾远只说出一个字就发不出声音了,他揉了揉鼻子。

“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情吗,就和你现在一模一样。”方谨解下围裙,剪裁合体的黑衬衣勾勒出挺拔的身形。他打开软木塞,俯身给顾远面前的水晶高脚杯浅浅斟上一层酒,笑道:“那个时候我想冲上来吻你的心,并不比你现在少半分呢。”

顾远什么话都没说,伸手勾住他的脖颈,两人隔着餐桌紧紧接吻。

柔软唇舌纠缠,烛光轻微的噼啪都被湮没在暧昧的声息中。许久后他们才轻轻分开,顾远凝视着方谨明亮的眼睛,温柔道:“我不仅想亲你,还想把你的屁股按住揍一顿,嗯?”

方谨笑着眨眨眼睛:“来呀。”

顾远差点就控制不住扑上前,但紧接着方谨坐回去,狡黠道:“不过牛排不趁热吃的话肉质就老了……你该不会想让我辛辛苦苦的成果被扔进垃圾箱吧。”

事实上方谨的手艺很好,牛排鲜嫩多汁,顾远甚至觉得跟米其林星级餐厅没什么不同。他用银质刀叉将牛肉切成小块,放进口里,恍惚间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所有离乱和悲伤的时光从未流走过,他们还置身于记忆中那个暧昧又朦胧的夜晚;而准备求婚的深蓝色天鹅绒戒指盒,应该也还稳稳放在贴着心口的位置,等着他捧在掌心单膝下跪,问方谨,你愿意和我缔结这种一生的关系吗?

“那个时候我真想答应你。我当时对你说,只要维持以前那种无名无分不确定的状态就好了,其实我心里想的却是把戒指从你手里抢过来,立刻给自己戴上。”

方谨微微一笑,眼神充满悠远的怅惘:“但恩怨情仇,聚散离合,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渴求的总不在它该来的时候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它还是来了,”顾远伸手在雪白的桌布上抓住方谨的手,说:“我在这里。”

方谨轻轻道:“是呀,只有你会一直去找我。”

他双手拉起顾远的手,放在唇边,认真吻了吻顾远的指尖。

“我以前总觉得上天对我特别不公平,为什么普天之下芸芸众生,偏偏我的血型跟你一样?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在阳光下好好正常地生活着,我却要战战兢兢活在恐惧和死亡的威胁中?我曾经特别憎恨和愤怒过,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你出事了,要大输血,我就趁人不注意逃出去跳楼,我的冤魂会永远盘旋在顾家,诅咒这个家族慢慢衰败到消亡的那一天。”

方谨闭上眼睛,吸了口气。

“但一年前在海滩上,当我们一起走过你亲手扎的那个花门,去签那个结婚证的时候……我就在想,幸亏普天之下芸芸众生,我的血型跟你一样。如果不一样的话,也许我早就死了,也许我们根本不会相遇;那今天跟你一起坐在这里的,又会是谁呢?”

顾远想了想,认真道:“那应该没人了吧,我想象不出我真心实意跟别人在一起的样子。”

方谨凝视着他。

“其实我也想象不出,”他面颊微微有点发红,说:“你以前也挺……那什么的。”

——他的意思是顾远以前也没固定女朋友,随大流包个小艺人捧个小明星,纯粹金钱交易而已。其实现在提起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但顾远突然想到,方谨当时眼睁睁看自己一个接一个换着明星捧,也不知道暗地里是什么滋味,便有些愧疚和后悔涌上心头:“其实我当时只是……”

“无所谓了,当时你只是我老板,”方谨微笑道,“再说你作为老板也还算是不错的……啊。”

顾远看看他,似乎想分辨出这话是真心实意还是纯粹滤镜太厚,情人眼里出西施。

“所以我那天想应该给你什么纪念日礼物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方谨对铺着烛光和鲜花的桌面扬了扬下巴,说:“那个晚上对你和对我来说都是缺憾,虽然时光已经过去回不来了,但我想至少,有个什么办法,让不圆满的剧情继续走下去,走出一个稍微温暖一点的结局。”

他们两人在烛光下静静对视,顾远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在方谨掌心,掌纹相贴亲密无间,甚至连彼此的气息都随着体温,深深浸透进对方的脉搏。

某些横贯在记忆深处的阴影,似乎都在这天长地久的安静凝视中,倏然灰飞烟灭了。

“我已经忘记了……”顾远轻轻道。

“我现在已经忘记那天晚上的事,等我以后老了,再想起第一次向你求婚,应该只能记起今天晚上的一切吧……”

方谨笑了起来。

“那你一定要记得,求婚时我答应了你。”

·

那天晚上他们没回顾家,就在公寓里睡了。方谨亲手换了干净的床单被套,黑暗中还带着阳光的干燥和温暖,就像软绵绵的云朵一样包裹着他们。

顾远一条胳膊环抱着方谨,感觉到他把头埋在自己肩窝里,打着小小的鼾。

赤|裸肌肤大片摩擦让人感到很舒服,他闭上眼睛,想象外面世道一片凄风苦雨,而公寓就像一艘安全封闭的小船,带着他们载沉载浮,行驶在虽然以往风浪艰险,但未来终将云破日出的海面上。

只有他们两个。

只有他愿意用尽一切,为此刻怀里的这个人,遮挡所有的狂风巨浪。

顾远转头亲亲方谨的头发,将他更紧地拥在怀里,很快便依偎着睡着了。

第二天顾远醒来得很早,睁开眼睛时天还灰蒙蒙的,怀里余温尚存,但方谨不见了。

他倏而起身,却只见卧室通往露台的玻璃门半开,方谨披着一件毛线外套,正趴在雕花铁艺栏杆边。

顾远翻身下床,也不穿衣服,就这么光着上身套一条睡裤走上露台:“醒了?”

方谨回头对他一笑:“嗯。”

“看什么呢?”

G市还未完全从睡梦中醒来,小区、街道和楼房,都笼罩在青灰色薄纱般的雾霭中。顾远走到方谨身后抱住他,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只听他笑道:“看日出……”又顿了顿道:“一周年纪念日快乐。”

顾远还有点睡眼惺忪,顺口亲亲他:“你也快乐。”

公寓楼层极高,可以越过大半个市区,看见远方海平线上鱼肚白正渐渐穿透灰暗的云层。微风穿过高楼大厦,从城市的另一端席卷而来,带着清晨特有的新鲜和湿润拂过脸颊,温柔带起他们紧挨在一起的鬓发。

方谨揶揄道:“不是说今天要带我去随便买买买吗?”

顾远说:“那你也得等人家商店开门呀。”

“该不会是故意找理由拖延吧。”

“没有,给你的礼物早准备好了。”

方谨侧过脸,疑惑地盯着顾远,却只见他满面无辜地挑了挑眉。

这个神情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异常性感,刹那间方谨甚至有点不争气的想,如果这就算是礼物那也值了。但紧接着顾远走回卧室,不多时拿着一本文件回来。

“给你的,”他翻开递给方谨:“喜欢就签了。”

方谨接过来翻了几页,突然明白过来,那竟然是将他指定为远方慈善信托基金及其名下骨髓库负责人的法律文件!

“你以前一直想实际做点事,但当时一年指标没出来,我不敢冒任何风险。上次检查医生说你恢复得很好,稍微出去工作也没关系了,我就想给你找点儿事做。”

顾远用手指戳了戳文件,又不满道:“其实我是希望你待在家里的,没事跟老公撒个娇卖个萌多好?但你看上去很迫切想实现自身价值的样子,所以我就……反正骨髓库的运行已经踏上正轨了,你没事跟着去玩玩,正好也满足下为社会做贡献的虚荣心。”

方谨望向顾远,眼底的光芒微微闪动。

“信托基金主席的工作繁重,所以你是肯定要请人来帮忙分担的。没关系人我已经帮你找好了,连同所有秘书和助理都选好了,虽然你可能会觉得他们长得歪瓜裂枣但请相信我的眼光,男人嘛最重要的还是工作能力,助理长得太平头正脸了就容易跟上司发展出不对劲的关系……”

方谨突然拥抱住顾远,用力把他勒了勒。

“谢谢,”他微笑道,声音中带着奇异的颤抖和沙哑。

“这是……这真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天际黎明乍现,如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最后一层青灰色的夜幕轻轻抹去。

晨光从海平线迤逦而来,洒向鳞次栉比的高楼和错综复杂的街道。码头,树木,楼房,电线杆……巨大都市的每个角落都渐渐苏醒,焕发出明亮的,生机勃勃的色彩。

顾远微微低头与方谨面颊摩挲,低声说:“你也是我此生最好的礼物。”

那夜色深处所湮没的一切,都随着黎明破晓的天光,向遥远虚空奔涌退去,再不回头。

而清晨的信风从天穹呼啸而至,掠过高高的公寓露台,遥远的城市正从他们脚下缓缓醒来。

※※※※※※※※※※※※※※※※※※※※

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夜色深处包括番外至此正式完结了。

如果这篇文出个志的话,第70章被删除的肉渣将会扩写,连同方谨对后入和蒙眼的心理阴影都会被顾远想♂办♂法♂治愈~因此肯定会加肉和加剧情。但这只是个想法,目前还没最终确定,因为出个志真的会有数不清多少麻烦事要做,关键我又极度番外苦手,最近出提灯看刺刀三刷拼番外真的已经要了半条老命了……所以……有条件出一定会出的。

夜色深处完结后应该还会再开新文,请收藏作者专栏第一时间获取新文消息:

指戳进去直接点击 [收藏]

指戳进去直接点击 [收藏此作者]

这样就行,谢谢,比心!

再次感谢大家的订阅、投雷、评论和收藏,感谢一路以来夜色深处的陪伴,下本再见!

喜欢夜色深处请大家收藏:(www.xiaoshuo110.com)夜色深处新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夜色深处最新章节 - 夜色深处全文阅读 - 夜色深处txt下载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夜色深处 新笔趣阁

猜你喜欢: 快穿之教你做人嫁给豪门老男人另类千金归来你是上帝唯一的手重生校园之逆天丹女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盛世独宠之大叔你别撩闪婚我在豪门当夫人豪门顶级大佬非要娶我他以时间为名他从地狱里来重征娱乐圈[重生]听说你喜欢我(曾用名:一个人的一往情深)我去封个神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娱乐圈无神(重生)动漫拯救世界(穿书)以宠为名地府连锁酒店奉子婚着迷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大哥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完本推荐: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全文阅读助理建筑师全文阅读卜筑全文阅读高太尉新传全文阅读听说你喜欢我(曾用名:一个人的一往情深)全文阅读御道宗师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不死武尊全文阅读老公投降吧全文阅读会穿越的外交官全文阅读念春归全文阅读人道天堂全文阅读再入侯门全文阅读[综合]攻略之神全文阅读被迫转职的剑修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宝玉奋斗记全文阅读黑天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独霸王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仙宫洪荒:开局自废圣位他太太才是真大佬梦回大明春戏精邪尊家的铜臭妃小宝寻亲记书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我有一座无敌城我不要再当圣女了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天启预报沧元图觅仙道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他从地狱里来天道宠儿开黑店我在心间种神树秦爷怀里的娇妻是大佬老姐独佳闪婚承包大明我家成了妖怪收容所御九天开局预测大灾难,震惊全国!我真不是仙二代他以时间为名有了空间以后全能千金燃翻天

夜色深处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夜色深处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夜色深处txt下载手机版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夜色深处 新笔趣阁移动版 - 新笔趣阁手机站